往事如烟飘过

伤感文章 浏览 评论

往事如烟飘过

     记得很清楚,去年初冬的那天,我在书桌前坐了一会儿,又熄了灯,骑车到中学时的校园走了一圈。夜很静,风吹得紧,大楼的台阶空旷,我便坐了下来,对着重重黑影的天发怔。
  无星无月云层很厚的天空,不是一个美丽的夜晚,坐着坐着,强、霞、雷和我自己,这些人走马灯似的影象,缓缓的在眼前流动起来,活生生的表情和动作,去了又绕回来,来了又去,仿佛一座夜间的戏台——
  只是看见了光影,可是久久听不到声音,默片似的川流不息的人,老是我们几个,在那儿上上下下。
  还说没有声音呢,霞不就在我旁边笑?笑声划破了云层,笑的时候她还拍了一下手,合在胸前,上半身弯着,穿了一件毛线衣,坐在椅子上,那时侯,她跟我们在说什么?
  在说的是“友情四人组”。我说:如果我是作家,这个一系列的“友情四人组”就一辈子写下去,不但手记、续记、补记、馀记,还要增记、追记、再记、七记、八记、重记、叠记……再没有东西好写的时候,赖也还要赖出一本来,就叫它《友情四人组赖记》。
  雷听了哈哈大笑,问我:赖完了又如何?
  霞就那么一拍手,喊着——就给她来个“总记”呀!
  每天,我们四个人的笑语满到教师外边去。那一年年夜,大家又在一起,强忙出忙进的来要钱,钱换成了爆仗,啪一下啪一下的往外丢,我和霞两个,坐在明亮亮的灯火下,一片欢天喜地……
  接着怎么看见一切都变了,强坐在我对面,定定的看住我;还有个女生拉住我的手;我呢,为什么好不容易又和大家聚会,只是坐在她们面前哀哀地哭?我趴在自己的膝盖上不能说话,他们为什么含着泪? 
  同样的画面绕过来,是哪一时间?强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雷唯一能动的手握着话筒,说着说着成了吼也似的哽声。那一回,他是崩溃了。
  到底为什么大家悲痛如斯?强说:“霞死了,车祸!”我骇了一跳,心里一片麻冷,很久很久泣不成声,想到那一年夜间霞活生生的笑语,想到她拍手的神情,想到那时我唯一一次看见霞开怀的毫不掩揄的笑——知道她死,大约都没有那么样过了,想到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发丝,想到雷,想到强,我过了一个无眠的夜。 
  操场上空一切都消失了,操场上的夜冷静而萧索,围墙的灰影在夜色里看去无边无涯的寂,学校为什么筑那么高的围墙?想隔开什么呢?没有人问过,也没有人真的在想这个问题。 
  半小时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去,沏了热茶,开了灯,灯火下的大红床罩总算温暖了冬日的夜。校园里的光影慢慢淡了下去,竟都不见了。 
  “四人组”的足音朦胧,霞已然睡去,强、雷他们已不再联系,而我,实际上,仍然要工作、考试、升级。 
  写到这里,抬头望向窗外,是个平和而安静的好天气。一阵说不出的喜悦又涌上了我的心头,就如“友情四人组”时代那时的心情一样,我们这几个同学,虽然往事如烟,这条路,仍在彼此的鼓励下得到力量和快乐。没有什么人是真的死了,我们要活的人生还很长,要做的事总也做不完,太阳每天都升起,我们的泪和笑也还没有倾尽。 
  那么,好好地再生活下去吧,有血有肉的日子是这么的美丽;明天,永远是一个谜,永远是一个功课,也永远是一场挑战。


发表评论
评论加载中...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