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情深为谁知

心情签名 半世情深为谁知 浏览 评论

半世情深为谁知

 

    十二月。我以为你会来,来到我身边,在每个寂静的夜晚为我驱走寒冷和孤独。

-- 前言

文/傅莫

   【 一、想着你 】

    他喜欢白色,喜欢酒,喜欢在五指间遗留淡淡的烟草味。

    初识他的时候,我是个什么都还不懂的学生。他则喜欢在众多的女子中间周旋,不沾半点尘。

    见到他的时候,不知道是好胜心作祟还是别的什么,我告诉自己:我要让这个男的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当我产生这种想法时,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而他恰在那时抬起头来看我,眼里流露出的是一丝玩味。

   他谈不上很帅,却总是很干净。很多时候都是一件白衬衫,他喜欢把烟放在左边的裤子袋。那天我终于忍不住问他:“你不抽烟,为什么没事老是带着一包烟。”他听了我的疑惑带着痞笑:“因为女人喜欢男人,而在女人的思维模式里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不能称之为男人。”

    听了他的回答,我有点点挫败:“你这不摆明了是在忽悠我吗。我觉得衡量一个男人是否为男人跟烟跟酒没有半点关系。”

    他笑着说:“我不喜欢烟,但是我钟爱尼古丁残留在五指的感觉。”

 

   【 二、细心的男人 】

    一直以为涂涂写写都是女人的事。可能就像他说的,人总是习惯被惯性思维给定性。

    他说,当他爱上一个女子时,他会为她将心固守,除了她,他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当他不再周旋于众多的女子身边时,我感到了害怕,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席卷了我的全身。当我闷闷不乐的那几天,他有事没事老是出现在我面前。我看着他为了逗我开心忙碌着身影忍不住问:“你不是找到你的心上人了吗。怎么有空来陪我啊?”

    他停下了手头的工作说:“你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了?”看着他,我假装开心的说:“笨蛋。你不是说,当你喜欢上一个女人时,你会为了她将心固守,除了她,你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我推着他的后背说:“你快去找她,老是在我这边打转她会不开心的。”

    他挣脱了我的手说:“不是女人,是女子。女人跟女子的差异可是很大的。”

    我转过身有点生气说:“不管女子也好女人也罢,你该出现的是她面前,而不是我。”

    他将一封淡蓝色的信封放到了桌上说:“她不喜欢我出现在她面前。”

   【 三、喜欢我 】

    捅破了窗户纸,有时候不见得是真想大白。

    淡蓝色的信封里装着一封信,一封用粉色信纸折成的信。他在信上写着:身同此身,心同此心。问君何所求,得卿心一枚。信纸自手中滑落。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潜意识作祟,我总是在无意识的逃避着他。我不敢相信一个声称“万花丛中过,不沾半点尘”的他会动情于我。我承认我够普通,我够平凡,我是个不太能让人旁人动心的女子。

    当我们陷入这段暧昧不清的感情时,我不知道该是继续前进还是转身后退。如果没有他的这次破釜沉舟,我们是否还能像往昔。他是否还会在我身边,一直陪着。当初的歪心思,现在回忆起:我要让这个男的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他是否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我还未知。但是冥冥中我失去了很多,例如在没人的时候我的左胸上方会隐隐作痛。

    他来到我楼下,喝得烂醉。

    倚靠着沙发上,拿来了毛巾为他擦拭脸庞,拿来了热茶为他醒酒......他半张半开的眼眸显现着血丝。突然他抓住了我的手说:“你有没有对我有过一丝感觉。”我将茶递到了他的手上:“你好好休息吧。等酒醒了再离开吧。”

    我不知道所谓的爱情究竟什么。我要的只是一份简单,安逸的感情。我不希望我的他,今天跟某某某怎么了,明天又跟某某某怎么了。我有过心动,有过心疼,我知道我爱他。可是爱又乃至如何?爱了就可以不背叛。他说的,他追求的是一份刺激,一份万花丛中过,不沾一点尘的洒脱。抛却爱情,我可以跟他在一起。可是当我为了动了心,那么抱歉,我的感情禁不起风风浪浪。

   【 四、不再见 】

    他说,他的感情,很自私,在感情的世界,他是个弱者。

    我看着他走出我的世界,他的背影带着决绝。在他离开的那天,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她。我知道,他是匹奔跑在荒野的猎豹,不会为任何人在停留,可是我不知道当猎豹凭着天性去追逐的时候我会伤得那么深。

    他离开了这个城市。三年的感情,在顷刻间崩塌。很多时候我会想,是不是我错了,我不该拒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习惯仰望天,然后盯着掌心发呆。他在我掌心划过的字依稀还存在:上黄泉,下碧落,亦相随。

    他的感情很自私,可是一点也不懦弱。不爱了,可以转身离开。可以天南地北的追逐自己想要的一切。他总是说我是个孩子,其实是孩子的一直是他。他像孩子一样自私,想孩子一样任性,想孩子一样不负责任。没人知道他要的究竟是,就像他说得“问君何所求,得卿心一枚”也只不过是一时的兴起。

    走在马路上,对于那些穿白衬衫的,我总不自觉地停下脚步多做驻足。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树感知秋的已逝,冬的来临,纷纷飞舞着翅膀。以后每年的十二月,我都陪你过,当你的人工暖炉。承诺依稀在耳,可是许下承诺的那个又身在何方。

 

   【 五、断相念 】

    我删了他的手机号码,拉黑了他的QQ,不折手段将他驱逐。

    我以为我做了这一切就可以将他彻底赶出在我的脑海、心里。可是当思念的浪潮席卷而来时,我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溃不成军。

    坐在城市的高楼大厦里,我总忍盯着十字路口发呆,好多次我都看到他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向我招手。

    偶然记得那年我们一起骑着单车去踏青。看着绿绿葱葱的原始森林,我忍不住脱口道:“下辈子,我想做棵树。远离尘嚣,静享这片安宁。”他看着我,突然凑到我身边说:“你一个人做树多无聊啊。下辈子,我陪你啊。要不然我做叶子,有事为你遮风挡雨,没事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叨叨家常。”凝望他认真的眼神,我真的以为这是誓言,一个关于生生世世的誓言。

    后记

    浅蓝色的信封内侧用铅笔淡淡的写着:世人都说我爱她。她却道,你有喜欢过我吗?


发表评论
评论加载中...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