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丽的死亡

心情签名 宫商角徵羽 浏览 评论

最美丽的死亡

  海子(1)
  海子卧轨自杀了,那是一种很安静的美丽,我觉得。
  
  卡莱尔说:“诗人是世界之光”。
  海子,第一次读他的诗就喜欢他了。
  我习惯在一个人的时候,静静品味海子的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被他那天使般浪漫的诗风所震撼,也为他真挚的情怀所感染。
  
  海子向往明天,渴望幸福,这是他一生的追求。
  海子喜欢大海、春天,这使我感受到他博大的胸怀。可是当我读了更多的关于海子的诗,我突然感觉到迷茫,海子的诗是奥妙无穷的,我仿佛无法更深的理解。但我却从中获得了一点发现,他的诗中写满了太阳、大海、春天、马和麦田,这几个意象也许是海子留给我们的最深的思考。
  1989年3月26日,海子,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幸福的走了。
  一辆火车从山海关的铁轨上轰隆隆地辗过的时候,海子就成了当代诗坛的一个神话。海子,这么一个如此认真地对待生命的人——他用这种极端犀利的方式来和他爱的世人以及爱他的人们做最后的道别。
  我不明白海子为什么选择死亡,但我明白了他诗中的太阳、大海、春天、马和麦田。
  海子死了,他的诗成为惊雷,震撼中国现代诗坛的惊雷。
  听说他曾到处流浪,是因为孤独,是在寻找。
  一个希望春暖花开的男人,心一定是春天的,当他的心转变成秋天,甚至冬天的时候,他就死了。他绝望了。
  海子是有很多梦想的,他的梦想多半有最初孩童时的天真,简单而美好,温暖的像是很多快乐连篇而成的童话。
  一幢面朝大海的房子,只有春暖花开的季节,那一定会有个温馨的家,一位可人的妻子,共度余生。
  海子写成春暖花开之后,他把自己的梦境忽写成了文字。
  我一直都觉得诗歌离灵魂的距离最短。
  这种距离一般人捕捉不到,造就了诗人不能被人理解的痛苦。
  
  看看春天,海子是一个渴望幸福的人,于是他向往春暖花开。
  海子在他的短诗中曾写到“春天啊,那是我的品[NextPage]质。”春天是充满希望的,因此海子是一个满怀希望的人,从明天起,他要做一个幸福的人。
  如果真的有天堂的话,我想如今的海子一定会在那个春暖花开的天堂放歌生命。
  诗人太需要幸福了,何况他是一个孤独的诗人。
  海子死了,他的麦田是否一片金黄?铁轨变成天梯把海子送进了天堂,海子把他的诗留给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
  我记着海子留给我们最深的祝福,“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读这句诗的时候,我很幸福,海子在祝福我,他却很孤独。
  不知道海子为什么要祝福这么多陌生人,海子,你确定陌生人会还你祝福吗?
  翻开海子的诗,我看见他在微笑,他在为我祝福。读到最后一首诗,那是海子去天堂前的最后一首诗,他说:“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
  在这个寂静的日子,我微笑了……
  读他的诗歌,自己很迷信他,就这样被他征服了,他真的是诗歌的皇帝。
  海子在另一个世界一定轻易的找到了自己理想的房子,面朝大海,同住的还有些最最纯净的灵魂。
  
  西川说,你可以嘲笑一个皇帝的富有,但你却不能嘲笑一个诗人的贫穷。海子不穷,那些诗歌富有了他的念想。
  海子是伟大的,虽然他很年轻。
  诗歌是他的命,也是他唯一表达自己的载体。
  海子很孤单,他生存在这个世界与人没有交流,他只是自言自语。
  他真真切切把祝福给了所有陌生人。可他呢?这些都是他不需要的吗?他的亲人呢?他的朋友呢?谁点亮他的明天?谁安慰他的孤单?他向往的,亲人朋友给不了,他们能给的,却是海子不需要的。
  海子,他说他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为什么,他要的这么简单……
  
  遥想三月的景致,那真是一个美好的季节。
  可海子,就是在三月离开了这个让他失望的世界。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这是不是一种巧合。他渴望春暖花开,却又在春暖花开的季节死[NextPage]去。
  三月很美丽,海子也是。
  美丽的海子,美丽的海,美丽的花开。
  海子面向茫茫无际的大海梦呓着三月里花开春暖的美丽,那该是怎么样一种无法言表的情结,又该是怎么样一种无法驱遣的孤单。
  我觉得海子心中有一种别人无法可测的温柔。
  喂马,劈柴,关心粮食,关心蔬菜,与家人通信,种种红尘事站进了海子的文字。不希望这些东西只存活在他的诗歌里,可是现实太假,海子穿着白衬衫,洁白无暇。
  诗人都喜欢干净和整洁。
  海子悄悄的选择了嘉峪关成全自己的干净和美丽。当列车轰隆隆和着海子的心脏节拍悲哀而来,我们的诗歌皇帝就这样离开了。
  春暖花开的时候,总是禁不住淆然泪下,不为那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子,只为这温情而美丽的季节。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美丽的海子,悲凉的海子。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你所祝福的每一个陌生人,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也将告诉那个人。
  海子,我能不能当一次你祝福的传递者,我也想祝福郑州科技学院里陌生的读者,祝你们幸福吧。
  
  喜欢海子的诗,喜欢那深不可测的神秘,简单的幻想和美丽的干净。
  诗人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
  凡人几乎走不进他们的内心,仅只是在他们的心门之外徘徊。于是,他们的世界冷寂了,像树林里消失了鸟声。长期的压郁使他们陷入深深的痛苦。
  海子走了,带着无人理解的无奈,带着对这个世界的绝望走了。
  他的身后是芬芳一片,那是他的诗歌。
  海子,你这么匆忙地离开这世界,我们会怀念你的。
  有人说你是悲凉的,但,我知道——真正悲哀的不是海子,而是——被海子抛弃的这个世界,还有这世界里生活着的我们。
  好再,海子走前天女散花般的给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美好的诗句,这些足以让我们感到幸福,海子很善良,他在祝福着我们每一个陌生人,亲爱的读者,你感到海子的祝福了吗?
  
  贾宏声(1)
  贾宏声跳楼自杀了,那是一种飞跃。
  他也把他的生命飞跃了……
  
  2010年7月5日[NextPage]这天,北京气温高达40度,空气中闪着明晃晃的光,下午6点,就在阳光减弱的时候,贾宏声选跳楼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下面是贾宏声生前最后的一片日记。
  “我又一次梦见了那条龙,他盘在屋顶上,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他问我你是谁?我说我是贾宏声,他说贾宏声又是谁?我说贾宏声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是个演员,热爱摇滚乐,爱列侬和罗伯特普兰特,曾经想成为个名伟大的演员,也想组建一支伟大的乐队。他说你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人,你爱吃面条,鸡蛋,爱穿时髦的衣服,可以哭也可以笑,受不了的时候还可以求人。我问他我为什么在这呢?他说这是对你的惩罚,因为你身上恶的东西太多了,必须把这些恶的东西清理出去,你才能彻底干净。我问他我干净了吗?他没有回答,两只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我,然后就飞走了。你就是一个人,你就是一个人,一个人,你就是一个人,你就是一个人。”
  贾宏声走了,我觉得贾宏声活得很真实,很勇敢,他是国内首位主动向公众承认自己吸毒的艺人。
  他死后,警方在他家里是否看见了吉他,他的墙上是否依旧悬挂着约翰·列侬的照片,CD机里没有拿出来的唱片是否仍是他喜欢的大门乐队吉姆·莫里森……
  张晓风说过:给我一个解释,我就可以再相信一次人世,我就可以接纳历史,我就可以义无反顾的拥抱这荒凉的城市。也许是这个时代没有给贾宏声太多解释,记得贾宏声的一句台词,有一天我走了,你会像马达那样找我吗?
  贾宏声生前说过,还是玩音乐好,真实,不象演戏,全是假的!
  上世纪90年代初,贾宏声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了约翰-列侬的音乐,从此,他视Beatles的约翰·列农为精神之父,并认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方向。
  他经常说,他是列侬的儿子。
  他吸毒,他痴迷列侬,不能自拔,他的思想在那些年一直承受着演艺圈的污浊。
  他说过要好好活着,为了真正的电影。终究他没有解脱挣扎,他选择了致命的飞翔。
  曾经看到一篇文章说,有个音乐家[NextPage]在极度悲伤之下作出了一首曲子,结果这位音乐家自杀身亡。
  后来这首曲子流落到一个富豪手中,他听了之后立刻进了疯人院;又有一位女学生听过,之后她跳楼自杀。这首曲子被人们名为《死亡之曲》。后来有个女作家不相信,千方百计找到这首曲子,然后她开枪自杀。人们在她的遗言中找到:“它太可怕了,像地域的音乐。请将这首曲子封禁,它是魔鬼,它会害更多人。”最终,这首曲子被政府销毁。这富有极度音乐精髓的灵魂之作从此从世上消失。
  好的音乐终归是好的,而那些结局是向上的、进发的就被称为瑰宝。《月光》,《悲怆》……这些听过之后让人感到蠢蠢欲动的迸发的曲子就是经典,就是高深的音乐家们崇尚的。他们认为好的曲子在听过之后会让人产生共鸣并异常兴奋。所谓的热爱音乐的人都寻找着那一种兴奋。就像是国外的资深指挥家,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竟然哼着一首我们耳熟能详的进行曲说:“我觉得它非常的可爱。”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有一句话说:“搞音乐的人都是疯子。”
  我却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只因为兴奋就把自己的一生搭进去。
  其实,一切都是可怜的。作家,把人生感悟,短短的一段,穷尽一生,用上千万字去表达他们在人世间的经历,他们的所得。
  一切都是那么可怜,村上春树说得对:“人生注定悲哀。”没人逃得了。
  不管是伟人还是常人,不管他是否被后人铭记。
  三毛说,有谁,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孤独的生,孤独的死?面对死亡,当你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不会再害怕,就像贾宏声那样,纵身一跳,便是天堂。
  贾宏声选择了自杀,也许他已经看不到追求和幸福了,绝望了。
  有时候曾想:或许只有极度敏感忧伤的人,才能比旁人更能容易触摸到艺术殿堂。其代价就是,面对同样的挫折,他们难以忘情,不能自愈,有时候还会自己划痛自己的伤口,在自虐中体会曾经的幸福和惆怅。
  与伍宇娟的情史,和周迅的情伤,对很多圈中人来说,男欢女爱都只不过是一段过往。可贾宏声是个异类,每次的情感纠葛,别[NextPage]人早已全身而退,他还在遍体鳞伤。
  他开始吸毒,不知道是为了艺术还是为了忘记。
  据说,不管吸毒还是忧郁症,在离开人世的那一刻,都是幸福的,尤其是跳楼的一瞬,会觉得自己真的飞了起来。
  我宁愿选择相信,相信贾宏声人虽坠地,心已飞翔……
  突然想起了那个如阳光般耀眼的男人——海子。
  他曾说过,我把天空还给天空,死亡是一种幸福。
  他曾说过,风后面是风,天空后面是天空,道路前面还是道路。
  他说过,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他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贾宏声,希望你能飞到你想去的地方……


发表评论
评论加载中...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