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我是谁,别管我伤悲 -伤感文章-心情文学-许愿墙-许愿树-情感文学-伤感文学-心情日记

别问我是谁,别管我伤悲

伤感文章 杨晓颜 浏览

别问我是谁,别管我伤悲

           网友贴图


   
当她听到他说的话时她愣了,一时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我想,我们还是分开吧。我觉得…我们…不适合。”她一震,如遭雷击,可表现出来的只是稍稍呆了呆,“好吧,我同意。”她假装平静,甚至还笑了笑。说完那几个字她就挺了挺脊梁,掉过头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你、就不问为什么吗?”她听见他在背后似乎有些不甘心。“无所谓,也不想知道,既然结局已造成了,再追问原因有意义吗?”她用很平静的声音说。“你——!”她听到他恨恨地,她没有回头,抬头去仰望45度的天空,据说,这样可以不用流泪。

    她没想到他追了她那么久,却在她沉浸在幸福的憧憬里的时候给她致命一击。她以为他们只是吵吵小架,像往常那样马上就会好,她以为他会像以往那样,直到把她哄笑哄开心为止。她也一直坚信他不会离开她,就像他说的,他们在一起最终只会有两种结局,一种是死亡,一种是结婚。却没想到她今天等来的不是道歉,而是分手。

    望着45度的天空,她边笑边流泪。他到底想说什么呢?是想让我求他,还是想帮我改正缺点以后好少受挫呢?真是好笑!她知道那一刻,她受到了致命的一击,谁也无法明白无法体会此时的她到底有多伤,可是她知道,她从此再也不会比这回更伤了。这次彻底地伤害,对她来说,对于她这种性格的人来说,恐怕再也不会有伤害能超越此次了,因这次伤害太重,也因她不会再允许。

    就算是两清吧!从此和他之间所有的恩怨就这次一笔勾消吧。她想起那些被她狠狠拒绝过的人,这些人中包括当初的他。可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什么都很普通的他啊。那么当时他们的心会有这么疼吗?她想不会,不会有人比她的心更疼。伤害过别人,最终就是要被别人伤害,这世界真的很公平。就当是他替所有被她伤害过的人报仇了吧,当初,她不是也深深地伤害过他吗。尽管如此这样想,可她的心还是像千万只蚂蚁在同时咬噬一般的疼。她把头塞进被子里,趴在床上感受着窒息的气息。

    把头从被子里抽出,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然后躺在床上,就这么躺到了第二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可是仍然没有饿的感觉,只是嘴唇渴得发裂。这时她觉得自己似乎在发烧,就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这一病就是好几天,病好后她买了只很鲜艳的口红,为了来掩饰憔悴虚脱的面容,然后没事般地继续去上班,去和朋友们一起玩,只是笑容和言语少了,人也安静了很多。

    她只是个习惯自己舔舐伤口的人,所有的苦,所有的累,都只会闷在心里,而不会向任何人诉说。所以人们见到的只是一天比一天消瘦得让人心疼的她,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跑似的,大家也常这么也形容她。而每当人有关心地问是不是有什么时,她总是微笑着摇头。谁也看不出她有任何受过伤的迹象,谁也不知道她有多伤,只是看到本来就消瘦的她,憔悴地无可救药般地在继续消瘦下去。

    晚上,她常常会一个人趴在窗户上,安静地看远远近近楼层上明明暗暗的灯,可是不久,她便取消了这一爱好,因为担心自己会从窗口跳下去。原因是,当她趴在窗户上时,常常会有想感受飞跃感觉的强烈欲望。这样下去,她害怕有一天自己会真的付诸行动。那样的话,会对不起很多的人。

    虽然冬天已经远去了,甚至夏天已蠢蠢欲动地想忙着来报到的季节,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是会感觉这样地冷,是凉到骨子里的那种彻骨地寒。童话已经破灭了,是的,童话本来就只是童话,为什么非得往现实里靠呢?

    默默地收拾了行李,没有跟任何人告别,她回到了离别两年的城市,带着累累的伤痕。然后一个个地告诉原来那个城市里的朋友,自己已经离开了。而在这个阔别已久的城市里,朋友们仍然以很大的热情迎接了她,她也依然带回了她的微笑,什么都没有说。就在这里养伤吧,她想,在这里会痊愈得很快。

    其实她明白自己所愤懑所不甘地,也许并不是那个已经离去的人,而是自己骨子里的骄傲和自尊。因为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要死要活地要在一起的人为什么会这样对她,为什么她认为会死心中踏地对她爱她的人都会这样待她,那么这个世上还有谁可以相信呢?

    她想,他们当初在一起,也许就只是为了帮对方了一场遗憾吧,遗憾没了,也就散了。各自都发现对方也不过如此,自此,便不地再有任何的遗憾。他们在争吵中开始,在和平中结束,然后各自转身,一个向南,一个向北,带着同样的无所谓。

    谁是谁的幸福,谁是谁的伤心?谁能决定谁的幸福,谁又能决定谁的伤心呢?其实,幸福是自己给的,伤心也是自找的,这个世界很公平,只是我们却总是不甘心。不甘心就得碰壁,就得受伤,就要受挫,这是游戏定律,谁也改变不了的啊。

    已度过生命中最寒冷的冬天,以后的冬天还会冷么?
      
          
网友贴图 
我们一个向南,一个南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