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如薄烟,黯然夏-伤感文章-心情文学-许愿墙-许愿树-情感文学-伤感文学-心情日记

凉如薄烟,黯然夏

伤感文章 箫雨轩 浏览

凉如薄烟,黯然夏


明媚黯淡,来去繁乱。唯向轻风,只恐意晚。

壹、堕落

  已经连着有两个月,对文字有了一种不再得心应手的生疏离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所有在离开改变前设想的一切,今时今日却成了另一番

模样,我手足无措地看着它们到来,却不知如何是好。
  工作或者生活,都是自己曾经想过的方法,却无论如何没有了生存的感觉。仿佛游魂的迷离,荡漾在世间的不过是一种肉体存在的形式。
  仍会有徨恐。我总是刻意的不去想自己要的是些什么。已经随波逐流了这么久,一直拿着自己不想要这场生命当成借口,轻易的把自己放

逐。亦同时不明白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活着是为了什么。还有我曾经的梦想呢?一切都空落落的摆放在色彩鲜明的记忆里,却完全没了声息。

我知晓是自己不曾努力去奔跑追寻,可是我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对任何事任何物都已经有了爱不起来的感觉。

  是消极甚至无望的人生,在一程漫漫的长途跋涉里,丢失了寻觅的勇气和渴望。只晓得日复一日的活着,不过为了让一部份人安心。伪装

着自己的安然,把自己当成勇敢的样子,以为欣欣向荣的面具下面,实则堕落不已的残败。
是否,我只能这样了吗?是啊,没力气了呢。起不来了呢。
  于是我在恍惚里开始不停的思索着。哪一天我可以不必牵绊了,是否还有力气去寻死呢?当生存与死亡成了难以抉择的矛盾,活着或者死

去都是不能安宁的答案。

  那天与猪强发信息,说到了“堕落”一词。这是可以有很多解释的词组。没了上进的心,亦丢了将一切完好拾缀整理的情绪,我充其量不

过是一具行尸走肉,为着别人眼里的自己而活着。无关快乐悲伤,只是单纯的活着,并且是坚强不屈的活着。在很多人的眼里。没有自我,同

样是一种堕落。与灵魂有关。与开心有关。
  所有的所有,都是一场面目未知的流离。我是找不到答案的戏子,困在剧情迷离的反复里,失了生机。

 

贰、冷然

  月末的时候接触张悦然的文字。是在杂志约稿上看到她的随笔样书,继而找到她的书的。是一个我并没有太多概念的女子,笔下有我喜欢

的淡然感觉。如同缓风拂面的舒适,却教疼痛沁人肺腑,半点不失的淌入心间。
  细读张悦然的书,沉溺进那样缓缓诉说的境界里,仿佛娓娓道来的人是自己。随着剧情的每一波跌宕起伏而绵绵疼痛。我总是这么的神经

质。毫不犹豫地把故事当成自己的伤口,一遍一遍的温习破碎的温热。血液的凌乱色彩在脑海里勾略画面,不经意的瞅见旧时繁华里的寂静,

写着流年的舞絮。我想我知道的。这是一种灵魂深处的相似。看懂人性悲凉的骨子。

  但凡得到失去,都不过是宿命轮回的印记。在名为公平的棋局上,恰如其分的摇晃天秤。不论得与失,都不是能够认定抑或强求的。人生

本是如此,反反复复,行云流水的演绎下去。厌倦与否并不重要,生存至上。只愿意凭着淡薄飘荡一世,不图利名不贪锦绣,是假。虚言如是

而已。是人,都逃不过一个欲字。无论只是奢想一份温暖,亦都是贪念。

  某日在群里与妖妖聊天时谈到流浪。那是我极为衷爱的字眼与动作,却是无法到达的彼岸景色。
  极长时间不喜欢说话。我不是喜欢亲近别人的女子。起码自认是如此。反反复复与小安胡闹攀谈。偶尔小伍会弹来视频。我一点也不意外

这样的日子越发的让我沉默起来。
  不是不知晓自己的不足的。我比谁都清楚困住自身的本就是我自己的意念。然而即使是小小的念头也可以将我打击得一塌糊涂。我没有反

驳的力气,也不想淌入这样的旋涡,即使我早已经身在其间,也宁可假装不知。
  颠沛流离又是另一种人生。我向往,却不敢去追求的人生。一直相信自己应该是那种居无定所,将漂泊写成文章的女子,却从来做不到将

远行当成梦想,照着自己想要的痕迹踏出步伐。自以为是的病魔根深蒂固,我逃不出这样的执念,亦无法给予自己一片生天。

  在朋友当着我的面哭时沉默。天知道,我已经不再是多年前那个天真的女子。虽然连我自己都还是会以为我坚强,以为我能够看开这些疼

。然而我这么些年来的转变,已经无法拿着那些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去企图蒙骗谁了。那些安慰的言语,只会徒增可笑把柄。除了沉默。很长

的沉默。
  兴许只能这样的沉下去,沉下去。是没有止境的浮游,在未知的境地里做一场与未来无关的盛大梦想。那是注定无法在年华里谱出声响的

记忆,空落落的荡漾在脑海里,汇成失望。
  而我站在这里,看着岁月老去,辗落成泥。那是荒芜的色彩,明晃刺眼。苍白而又隆重。

  冷然梦,画天涯。
  我注定要在这样的境地里参破红尘,却走不出红尘。空有冷然的心界,却没有淡薄的心气。方方面面的想想,形形色色的看。仍然。
  知晓事太多,通透并非善福。而我希翼的梦,终究不得成真。

 

叁、盅毒

  问过很多人,爱情是什么。
  我远离它的时间足够兀长,于是忘记了它的模样。可是伤痕无一不是丑陋而又庞大地存在着。爱情是什么,除了伤人,一无是处。

  同学在接电话时长时间的温言嚅语和说起他时的笑逐颜开,敌不过她哭泣荡漾在我耳畔的凄清。即使她笑对的时候居多。
  世人大抵如此。再大的恩,总比不上小小的仇。于是我总是清晰地想起她哭红的眸。
  深夜的雨,连同心里的寒。那些在雨里放逐眼泪奔流的时光,渐渐凝固成脑海里坚硬的背景。无论如何,总是有一些记忆因为真实存在而

长存不离的。站在雨里的时候,我握住雨伞的手微微颤抖,却仍是没有打开。作祟的是心里的那抹小小难过,我明白。如此季节,难免忆起。

  可惜我的劝慰太浅薄。连自己都无法吞食的字眼,要如何让听者信服呢?没了底气的安慰,显得单薄无辜。可是抱歉。原谅我只能无语。

  很多时候我也一样会有落单的情绪。
  当眼睛因为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看书而发疼、当累到极至四肢无力的瘫在床上、当翻遍手机找不到能够找到谁安静的一起呼吸、当突然兴

味盎然的想说一大堆零散空洞的言语……却发现除去家人,竟然已经找不到第二个地方收容破碎的语言。
  我想起某些时候我在电话里对着朋友仍未开口就已经被顶回来的沉默,想起妈妈接通电话时絮叨的疼惜。伪装有太多面,于是忘记了本身

能够承受的重量已经不是其他人能够看穿和明白的地步。而很多年前那个愿意听我絮叨这些凌乱的男子,我为他支付了最为纯粹的感情后又将

他远远的隔绝。自以为是的认为后面的故事情节,我一个人能够去完成。我总是强撑着告诉自己坚持,以为可以自己独自继续。我中了自以为

是的盅,深入骨髓。
  深深浅浅的落寞总在这个无人可倾诉的时刻流露出来,犹如身体里的印记。

  我没有想过自己的脆弱。
  当眼泪真的掉落下来的时候,多想有个人,可以跟家人一样收容自己所有的言语,哪怕没有半点意义;只是想着能够在电话里说我看书看

得眼睛好疼好疼,然后听到电话那端有着因为这边的人的不乖而微微发火的声音;只是想有个人,在我无理取闹到了极端的时候仍是陪着我闹

,出一招便顶一招,直到我妥协的安静。这个人,不似家人,永远宠溺你的模样;也不似好友,可能在某一刻会推托的没空。他可以毫无条件

的收容你的繁絮,只因在意。
  其实是多容易做到的事情啊。任何一个家人朋友都可以给予。只是有那么一个人,却是谁都无法代替的感觉。而我却一直忽略着心里所思

所想,固执的踏着“自以为是”的旗帜高歌独断的风景。这一刻回过头来,终于发现身后的零落与散漫的忧伤。
  我发现自己,已经找不到有那么一个人的样子了。当真注定了,我再也要爱不起来了吗?我身体里的盅,忠实的守着它的本份。于是自以

为是的坚持。疼痛不息。

 

肆、真实

  我在网上问一个刚认识一个月多的朋友,忘记一个人需要多长的时间。他说,永远也忘不了。那些能够轻易遗忘的,是因为对方在心里本

来就没有存在。而没有真实存在过的东西,又谈何记取呢。

  小伍说,不能把网络当真。
  嗯。这样的谜局。我只留下突然消失的背影。反正一切都是虚空,谁又何必在意到谁的存在或者离去。有些答案,我知道可能穷此一生也

等候不到。可是也只能这么甘之如饴的等待下去。这是等待的本身。名为绝望。却只能如此。我比谁都清楚。可是无能为力。很多时候我们都

不是一无所知的人,可是心有余力不足。
  谁都注定在现实清醒的绝望里死去。这是宿命,也是结局。

  真实与网络之间,隔着人心的通透。信的人,便是信了,如饮鸠止渴。不信的人,亦自有自家一套处事方法。
  可惜我是前者。无论多少人传颂着网络的虚拟与可恨,我始终如一的坦诚着。哪怕某一刻会有人问我说,这些是真的吗,我都能对着质疑

浅浅微笑。毕竟无法要求任何人都与我一般。现实中亦有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一词了,何况隔着电脑屏幕仅凭言语交谈的彼此。我也懂得每个人

的想法不同,于是认命的接受自己遇上的各种人群。
  或者很多时候我只是想证明自己并不只是一个虚拟的ID。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一样。无论如何,只是想让自己真实存在着,并非仅仅是一

个代号,也同样不是随随便便能够从记忆里抹去的浮萍。
  只是很难。像一出自编自演的闹剧。自己看着是绝美,在别人眼里,不过是过眼云烟。因为无人当真,所以轻易破灭。

  夏天的味道完全变节,在这个往年早应该烈日如火的天气里,我不时的感觉寒冷。滂沱的寒意,在黯然的天空间不断的消散。是时间弄虚

作假,还是时节翻天覆地?真实是飘荡在云上的虚无,有人把它攥在手心,才猛然发现它的虚弱,不堪一击。有人对它视若无睹,百战之身的

模样,披着面具四处招摇。
  前者与后者,谁比较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