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永不能燃起的火种

伤感文章 梦无痕 浏览 评论

网恋—永不能燃起的火种

  爱 / 原来就为的是相聚 / 为的是不再分离/ 若有一种爱 / 是永不能相见 / 永不能启口/ 永不能再想起 / 就好像永不能燃起的火种/ 孤独地 / 凝望着黑暗的天空 

    自从男友在一个月前被派往法国进修,北北便经常整晚整晚的失眠。在每一个没有电话打来的夜晚,北北就蜷缩在床上,拿着遥控将电视频道换来换去,直到再也没有节目可看,然后再在黑暗中任由寂寞像潮水一般将自己淹没。男友的电话来的很稀松,没有甜蜜热烈的语言,只有淡定寻常的问候,大概是相处已久的缘故,最初的激情早已变成了左手握右手的习惯。北北的抑郁越来越严重,在一个朋友的建议下,北北买了台电脑,从此便用上网来消磨掉每个难熬的长夜。一次偶然的机会,北北闯入了搜狐社区,才发现这里原来隐藏着一个她过去从来不曾了解的天地。

    一开始,北北只是一个安静而超然的看客,冷眼看着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人们用文字和符号上演一出出悲欢离合,一幕幕喜怒哀乐。看得久了,北北渐渐发现,在这个派生出来的社会里,可爱的人仿佛格外的多,人们好像都用了完全真实和真诚的方式来表达着自己的情感及渴望。在这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格外容易贴近,一条感知的留言,一句激赏的回复,一个可爱的表情,一篇相投的文字,甚至一声惊喜的问候:“啊,你也在这里”……都会在寒冷的暗夜中让北北感受到淡淡的暖意。于是北北不再潜水,开始在感兴趣的话题后面冒一两个泡泡,偶尔,也会也写一些小小的文字,发在并不显眼的角落里。

    北北喜欢到情感论坛,在那里总是聚集着无数失意落寞的人,充斥着种种无望的爱情,破裂的婚姻,情感的背叛,相处的厌倦。置身于这样一群人之中,看着别人在爱中起承转合,怨毁痴迷,幸福哀痛,忠诚欺骗……北北才觉得自己不再那么孤独和寂寞,不再那么自哀自怜。一种久违的充实感在北北心中渐渐复苏,男友飘忽不定的来电也不再令她那么牵肠挂肚和黯然神伤。

    就在那个时候,北北遇到了莫非。那是在一个讨论帖里,帖子的主题是“大家来谈谈自己理想的爱人。”北北这样写着:我理想的爱人,要有着“一旦拥有,别无所求”的坚定执着;有着“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那一种”的情有独衷;有着“我在我的琴弦上反复寻求能与你和鸣的音调”的神情专注;也有着“你的所愿,我愿赴汤蹈火以求之,你的所不愿,我愿赴汤蹈火以阻之”的侠骨柔肠…… 敲下这段话,北北为自己能一下子写出这么长的排比句而感到有些小小的得意,5分钟后她又刷新了一次,看到后面有了这样一个回复:
    飞亚达广告词
    霸王别姬歌词
    泰戈尔的诗句
    高君宇的情书
    
    简言之,就是:有钱有权,诗人党员 :)
    北北看完,有些淡淡的沮丧和气恼,本来还算得上诗意的几句话被这么一解释,弄得自己倒像是个追名逐利的俗人了,但与此同时,北北也不由得在心底赞叹了一下这个回复人的机敏和幽默。他叫做莫非,北北记住了这个名字。随后,北北无聊地逛到了一个陌生的版,居然又一次看到了莫非这个名字。他是那里的版主,版里还有莫非写的一则征文公告,北北心中一动,就点了进去。 “我活在世上,爱着,感受着,思考着。我心中有一个世界,那里珍藏着许多往事,有快乐的,也有悲伤的。它们虽已逝去,却将永远活在我心中,与我终身相伴……”

    没有来由的,北北的心情忽然变得很沉重:我是什么?不过是个网络上游荡的孤魂野鬼罢了;我的世界又有些什么?只有虚无而已。北北在键盘上敲下了这段文字:“在永恒无限的岁月中,在纷纷扰扰的世界中,我不过是一粒小小的微粒,顷刻便会化为无形,这个微粒的悲欢甚至连一丝微风,一缕轻烟都算不上,刹那间就会无影无踪。那个小小的心灵世界,究竟有何价值?”回复之后,北北觉得有一股强烈的疲惫和倦怠压迫着那因为长久的少眠而日渐脆弱的神经,让她的额头隐隐胀痛。这天,北北很早就下了线。

    第二天再上线的时候,留言箱里有两条新的留言,收到的日期是昨天,而发留言的人,居然就是那个莫非。第一条留言里写着:“欢迎来到××××,也期待着你参加本次的征文活动。”北北有一点感动,接着点开了第二个,这是一条查收礼物的系统提示。北北颇感奇怪的打开了礼物箱,里面静静地躺着一盒爱情糖果,附言是:“糖果会使人心情愉快,祝你有个好心情。” 一股异样的温暖在北北心底激荡开来,这个男人,居然能这样轻易地看穿人的心事么。北北再次找到那个版和那个帖子,看到了在自己的回帖下面又有了莫非的回复:“是的,对于整个世界而言,我或许微不足道,可是,对于我自己,我就是一切。在人类的悲欢离合中,我的故事极其普通,然而,我不能不对自己的故事倾注更多的悲欢,因为我不是任何人,我只是我自己。” 哦,好自信的男人,这是到这里来之后,第一个让北北如此欣赏的男子。回赠礼物到时候,北北留下了自己的QQ号码。
 
    接触得多了,北北对莫非的好感和依赖也与日俱增。每次登陆进入社区,北北总会先看看好友里的莫非是否在线,北北也常常待在莫非所在的版里,静静地读他的帖子,看他耐心地回复版友的疑问,看他老到地解决版内的纷争,也看他机智地与人辩论。幽默风趣,稳重深沉,博学睿智,文思敏捷……这些北北所欣赏的男性品质,似乎都在莫非的身上有着近乎完美的结合。忘了从什么时候起,北北开始习惯了每个夜晚都有着莫非的陪伴,北北不再失眠,不再觉得黑夜漫长难熬。莫非的存在仿佛已经化为了一种氛围,暖暖的将北北包裹其中。很多时候,即使什么话也不说,只要看着莫非的头像是亮着的,知道他在线,知道一个表情一个字符都可以得到他的回应,北北的心里就有一种踏实的温暖。

    也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北北开始和莫非通电话,开始习惯了跟莫非道过晚安后才能睡去。莫非的声音低沉而醇厚,仿佛是从胸腔里直接发出来而没有经过喉咙。他的语气里总有一种宠溺的味道,让北北觉得有种久违的被呵护的幸福。每当他轻声笑着说“哦,北北,你就像个孩子”的时候;每当他有些无奈地叹息“你怎么这么调皮”的时候;每当他装作严肃地说“听话,该去睡觉了”的时候,北北就有一种极度眩晕的幻觉,仿佛自己正被爱着,仿佛这个宠着疼着自己的男人,正是要与她相伴一生的爱人,她愿意在这种眩晕里沉沉睡去,永远也不要醒来。

    然而,这种眩晕只是暂时的。当清晨醒来,北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嫣红的容颜,看到自己眼睛里仿佛跳跃着的两簇火焰,就会有种强烈的负罪感逼近北北,令她不由自主地感到颤栗,并在一瞬间失去了嘴唇和两颊的颜色。但是到了夜晚,北北还是抑制不住地去拨那个电话号码,任由自己沉溺在那个醉人的声音里。日复以夜,北北迅速地消瘦下去。终于,北北忍不住问莫非:“你相信网恋吗?”莫非沉吟了一会,缓缓地说:“我相信网恋的感情,但是,我不敢相信网恋的结局。”北北的心沉了下去,从那一刻起,她开始了解到其实她与莫非只是两个同样孤独寂寞的灵魂,只能藉助着夜幕的掩盖和幻想的放大来相互感应,只能在黑暗的夜晚中彼此取暖,当白昼来临,一切都将无所遁形,烟消云散。

    这一天终于来临,北北收到男友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他们已经很久没有通过信了,看到邮件的那一刻,北北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在信中,男友说最近常常打不进她的电话,说他很想念她,说很抱歉前段时间太忙而疏忽了她,说情人节前他一定会回来,带着戒指。那天晚上,当莫非关切的问北北为什么情绪如此低落时,北北说出了那句我们以后不要再通电话了吧。莫非在电话的那端沉默了很久,北北听到他在深深的吸气,听到他的喘息渐渐变得粗重和急促又渐渐平息,却始终没有听到他开口问自己原因。北北苦笑了一下,或许莫非比自己更加清楚,这是一个告别的年代,虚幻如果无法变成现实,便只能让步给现实。

    良久,北北听到莫非哑着嗓子说:我放首歌给你听吧。音乐就那样缓缓地流泻出来。那是一首北北也很喜欢的歌——《Journey》,北北曾听过无数次,但在这样静谧的夜里,从那个持重深沉得令人感到绝望的男人那里传过来,竟让这首歌具有了一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穿透灵魂的力量。
“……
 many days I’ve spent
drifting on through empty shores
wondering what’s my purpose
wondering how to make me strong
I know I will falter I know I will cry
I know you’ll be standing by my side
It’s a long long journey
and I need to be close to you
sometimes it feels no one understands
I don’t even know why
I do the things I do
When pride builds me up till I can’t see my soul
will you break down these walls and pull me through
…… ”
    闭上眼,北北觉得有一个小小的火星在心底渐渐地亮了起来,越来越亮……那一刻,北北真希望音乐永远也不要停下来,即使光阴在沉醉中流逝,她也愿意在这种忧伤的快乐中以流逝的光阴,来换取一次熊熊的燃烧的机会。音乐声终于停止了,在一片令人抓狂的寂静中,那端的莫非依然沉默无语,北北在心里默数到第十声,便将电话挂断。心突然就那样绞痛了起来,北北弯下腰来,痛哭失声,她看见在她的前方,已有一堵墙,将她和莫非永远,永远的隔开。

     第二天,北北隐身上了线,莫非的头像突然在QQ上闪动起来:“北北,我可以勇敢一点吗?北北,你能给我勇气吗?北北,如果我现在对你说  will you break down these walls and pull me through,还来得及吗?” 北北盯着那句话,仿佛觉得莫非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正温情地,忧伤地,狂乱地注视着自己。北北的手不由自主地抓紧了桌子的边缘,仿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致往下坠落,北北知道,如果就这样坠落下去,结局只有一个,那便是燃烧成为灰烬,然后万劫不复。

    北北换了手机号码,轻轻地将QQ好友中的莫非拖到了黑名单中,也不再用原来的名字登陆搜狐社区。她只是每天都会以游客的身份来到莫非的版里,静静地,看着莫非给她写信给她写诗,看着莫非挣扎浮沉在思念的字里行间,看着莫非问每一个认识她的朋友:最近看到北北了吗?……失眠的滋味再次折磨起北北的每一根神经。

    情人节那天晚上,北北平静地接受了男友的订婚戒指。当枚闪着冷冷光泽的白金钻戒套在左手无名指的那一刻,北北感觉到心头有烟头烧灼般的疼痛,在那个曾经渴望过燃烧的地方,火种永远的熄灭了,只留下灰烬,和这一生也无法痊愈的伤痕。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等待北北的,将是平静无波的,止水一般的生活,再也没有燃烧的火焰,再也不需要火焰的燃烧。

    只是,在很久以后,在幽静的夜里北北再次听那首轻盈如丝的《Journey》,依然觉得有根细线从脑子通往心脏,随着音乐的旋律起伏微微颤动,而当那细线一颤,北北的心就隐隐的痛了起来,直到不能再痛……


发表评论
评论加载中...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