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娶你

伤感文章 李小歡° 浏览

我娶你

1、
六天六夜的雨。
听说这个地方打台风。

隐晦的天空是一大块大块的灰色在漂浮,沉重迟钝地移动。春的尾巴已经渐行渐远,夏的脸庞已经凭空出现在眼前。这个陌生的城市因为一场空前绝后的台风与变得阴暗寒冷。似冬。冰天雪地般。

我在这里住了很多年,可我对它并不熟识。如同与我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一样。只是短暂的相遇,然后遗忘。每一寸地方,每一条马路,每一块区域于我来说都是陌生冷漠的。我不去与它相识,因为没这个必要。我总是在路途上行走,颠沛流离。一生流离失所,不能停留。

这是我停留得最久的地方,是因为我在这里遇见那个让我心痛的人。可是,那也只是一幕烟花。稍纵即逝。摇不可及。

似是断弦般的雨点打落在树木上,又一天,窗外已是灰白一片。绿色的大片叶子在潮湿的雨点中晃动,透明得能看得清细碎的脉络。寒气在脸上沉重地吹拂着,我能听到它碎裂而又寂寞的声音。

很多个晚上就在床上侧躺着,怀念着那一片简单而又明快的青春。想念着那一个叫顾念生的男生寂寞的笑容。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是我看过最漂亮的眼睛。我时常在回忆里穿透过重重的阻碍,然后看见沉淀在他眼眸里的深沉。是透明的颜色,却复杂难明。

有黯然已久的光涩闪烁,像是井中波澜跳跃的水,清凉透彻。沉静了千年,看过无数的暗沉悲切,却无能为力。

在想念中,时间就这样飞逝。窗外的那一片天空渐渐地明亮起来。像被擦去了雨水的玻璃,带着湿润和模糊的晴朗。雨不知在什么时候停了,地上是一圈又一圈的水,是被天空格外开恩滋润的大地湿润的一面。空气清香,是久不可闻大自然的味道。

昨天的夜,我一如既往的去喝酒。如其说是去喝酒,不如说是去卖醉。我厌恶了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里想念成为历史的过往。我讨厌抛弃了我的时光。

Let 每次都会把酒黄成水。让我无法一醉方休。可我仍然装傻扮懵。每次喝到他在凌晨五点关门才肯离开。回到空无一人的房子里,头就开始疼痛起来。把一身烟草酒味的衣服脱了扔在沙发上,用冷水冲洗身体与头发。

2、
在轻微的睡眠中,当天还是白的时候,我会有轻微的幻觉。开着空调,房间里冷得像冰窟。用被单一层层地把自己裹起来。是无法被新陈代谢的身体。觉得自己是冻死在冰海里的鱼。生命消失了,死亡被延续。

仿若感觉到了熟识的人的气味。在潜伏意识中,以为是他,会轻叫出他的名字,流泪满面。大概是因为太过思念。

当脸上的泪水让我清醒的时候,我坐在仍然有些温暖的被子里发呆。是你么。你担心我所以回来看我了吗。我呢喃着说,即使在深处内清楚地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还是希望那是他回来了。

那段短如刹那的时间,带着艳丽色彩的暧味,一直不曾消失。

你就是我眼中的黑珍珠,每时每刻与我纠缠,是影子,不离不弃。承诺背叛了我,你也背叛了我。你把你曾给予的一切带走,余留我独自伤感思念着充满你的回忆。

莫小凉送给我的羊齿植物枯死在阳台上。在空中弥漫着死亡气息的阳台便是趟大的墓地。那是埋葬过往的证据,吞噬了曾经上演过的画面。我忘记了是谁偷度了片段遗留结局让我悲伤。

空荡荡的房子内有冰冷的家具在摆设,我唯一接触过的是角落里那一台程道明买给我的电脑。我用来上网,写字,听破碎的歌曲。用来代替语言的交流。还有流泪。我一个人在逼仄窒息的空间里写着一个人。写他的笑容,写我的思念。支离破碎,不成文章。

却是最好的证据。我写他是因为我爱他。

莫小凉这几天的心情都不好,因为他走了。是真的走了,再也不是开玩笑的方式,在第二天的清晨仍然可以看见熟识的容颜。

她开始对我说大片大片的回忆。是关于他的回忆。我想,每个人都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猛然清醒,原以为自己一直都在拥有,却不知道是一直在失去。珍贵的,贵重的,在清醒的时候后悔莫过。

她一直说一直说,我清楚地知道她在流泪满面。因为说的内容都是他。那一个让她掉眼泪的男人是爱情。她无法控制自己。

我说,你送给我的植物死了。我不善于照顾。她只是哦了一声然后沉默。是因为想到当初送给我的时候对他说,我不要他孤单,这个植物代表我。若然死了,那就是失去了我。那一棵植物死了,她失去了他。

3、
昨夜留在体内的液体在泛滥,留在喉咙里的感觉是酸涩的。泛滥在胃的底部,却像一簇火焰在燃烧。

我捂着心给程道明开了门,在半途中,门铃响起。我知道是谁。

我虚弱的笑了笑,然后说,要喝水喝茶喝酒自便,你对这里的一切不陌生。他皱着眉头看我。为了我脸上的苍白与憔悴。

我发现,隔了三天不见。他又老了一些,少年时的轮毂深彻了,像被雕刻出来的膏像,有分明的线条。仍然是那么好看。

我靠在正对着电视的沙发上,他坐在另一边。电视放着血淋淋的杀人画面。我心不在焉。看见他,我就想起了长眠在黑暗里的人。我思念成狂的那一个人。

我咬着他带来的苹果。他给我提来一大袋的水果,新鲜香泽。

他说我不爱吃肉,营养不够,吃水果也能够补充体内流失的营养。我撇撇嘴不置可否,对于我来说,那些东西不重要。即使,我瘦得让每个人心痛。我依然是我行我素。

其实,我也满喜欢吃水果的。所以也就不排斥他三天两日的给我提来各种各样的水果。

我看着杀人魔的电影对着程道明说话。

那一年,他不知道的事情。

我扬了扬手中的戒指。那是街边路摊的便宜货,我却当宝。年少的时候,我们都没有钱买什么名贵物品,念生便在一个阳光灿烂,空气炎热的下午给我买了一个戒指。那是我与他恋爱纪念日。他说,你以后就用这个戒指来换我的婚戒。我笑着与他亲吻,在阳光下,两条黑色的影子紧密的缠绕在一起。

我娶你。我给你一个家。

这是最动听的甜言蜜语。也是最具威力的承诺,就如一枚可以炸碎世界的炸弹,把我的心也给炸开了,炸出一片期待。

可是到最后仍然是不了了之,他没有娶我,也没有把欠我的婚戒还给我。他是个卑鄙小人。

程道明面部开始了漫长的哀伤。他总是把责任揽在自己的身上,其实他没有错。只是我强硬把责任推搪在他身上。我凶巴巴的说,程道明。收起你那个白痴表情。否制我与你绝交。

这样的后,我说得就好象吃饭一样平常。与他却紧张得手足无措。我笑,然后把一个苹果塞进他嘴巴里,让他哑口无言。我愉快的说,晚上要出去走走吗。

他点点头,我听见了咬碎苹果的声音,像是沉重中突然爆发的悲鸣。

4、
有些感情如此直接和残酷,容不下任何迂回曲折的温暖。带着温暖的心情离开,要比苍白的真相要好。纯粹的东西死得太快了。

在很多的时候,我会突然地想起瞬间的爱情。他在我的脸上轻轻地吻别,然后离开。永远。那是最后的一个吻。我依然记得它落在我脸上的温暖。像晨曦,点点渗入我的皮肤,与我的骨血融合在一起。从此,我的骨子里便散发着思念的味道。

有些人是永远也不懂得放弃。一如我对他的固执,有些人是永远也不会明白。很多的人在刻骨铭心的一段感情以后,在时间的治愈下,很快地又对另一个人产生爱情的感觉,然后重复着开始的动作,直接成锐器,给自己的心割出一条血河,让它伴随着时间一直流下鲜血,在日日夜夜里疼痛。

思念,挣扎,纠缠,疼痛,爱情,欲望,理想,孤独,如一张网,网住了身体。动弹不得,然后是流泪满面。骨子开始发出尖锐的叫嚣,痛苦开始降临。

他们在森林里迷失了自己的灵魂。于是一直不断地寻找,不断地遇见相似的灵魂,与之恋爱,那都不是自己的纯净的灵魂。

Let 说,欢。你知道吗。有些人一直在等你。

我透过放在桌子上的暗色的酒。透明的玻璃杯。清醇的液体像被兑了水的的鲜血。我把脸搁在手臂上。独自微笑。Let 我知道。可我也在等。你又知道吗。我不合适一些人。我已经没有了灵魂。我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躯体。

Let 半托着手,靠坐在高脚椅上,长长的吁了一声。你这个傻瓜。他微笑,是孤独寂寞的微笑,透着感伤,传染到我的眼睛里去。让我跟着难过。

明明很清楚很明白的事情总是无能为力,一如看着花朵在自己的面前枯萎。是时候到了,所以不能逆违天命。我们的宿命注定了没缘分。

电影里的那个女生微微仰着脸,天真的表情。已经是我很多年不曾见过的画面。即使是那假,是被创造出来的一瞬。看着此刻的Let 我想起了与程道明看电影的那一幕。心里有无奈泛滥。每个人都有迫不得已的事情。即使表面上看似很简单,其实都是一场无法违背的劫难。

有些不明白的人总是在说,看,某个人又在无病呻吟了。

而我只睁着冷漠的眼睛,淡然的看着他们的嘲弄。与我无关。即使被谈论的人是我。

我搞不清那些没有来由的恨。

Let 的酒吧只在夜晚开,是在荒废了许久的街道。一条被人遗弃了的旧街,鬼影憧憧,引人害怕。听说那里曾经发生过一场胆战心惊的杀戮。

那是南沿路的一间废旧屋子,Let 就是在那里开了一间酒吧。最开始没生意。每个夜晚就是他一个人。

而我这个在酒吧里留连忘返的人一间又一间的换酒吧,直至找到喜欢的酒吧才能停止寻找的举动。

很多人知道的。那个酒鬼李小欢。

在某个夜晚突然闯进他的酒吧里。一片阴森的冷清。我兀自对他微笑,然后要酒。踏进了那个地方就喜欢上那里的气氛。多么像一块墓地,是所有压抑自己的人的坟场。

Let 也无所谓的继续开着他的酒吧。我没有过问他的事情,也没有去猜测他的职业或者过往。我只是每天晚上准时过来,然后喝到他关门,再离开。

一个月后,酒吧突然之间暴增了许多人客。我想他是高兴的吧。透过醉生梦死的幻觉看着他,突然看到他眼里的憎恶。是一种很明显的憎恶。看来他是真的不喜欢店里多人。他真的很怪,也长得很好看。

在第二天后,店门开挂上了限制人数的牌子。有些人气愤,凭他一个做生意的拿什么娇,不是说客人就是上帝吗。他这是赶走供他生活的人。可仍然拿他无奈。因为他懂得一些奇门异阵。

酒吧看似正常,其实暗藏跷蹊。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我想。每个晚上都有我的位置。因为他亲自来接我。我也不问为什么。他问了我的住址之后就开始了接送。

然后他说了他的英文文,Let 。让?

Let 是一个算命师。我惊诧。因为他兀自对我说。他说,他很天分。却被逐出了师门。为什么?因为我行我素。我帮一些上流社会的人看命。准确直百分百。收费很高,最后厌倦了就来这个地方开了一间酒吧。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完全在自己张控之中。你是一个意外。在你第一天踏进我的地方,我就看到了你的命盘。心属之意注定失去。若是执迷不悟,一辈子孤寡。你有三个命定相遇的人,一个有缘无份,中途离开。两个守侯在你身边。

我冷漠的看着他,都让他说中了不是吗。程道明守着我,那么另外一个呢?我淡淡的问。他神秘一笑。不再说话。

吧台边不若其他酒吧一样挤满跳舞的人群,那是冷清独显寂寞的角落,有人在卖醉,那些都是需要清净的人。充满迷幻的电子音乐早已被一种穿透灵魂的乐取代


描述的是关于一个电影院领座员唯美而忧伤的心情。随着空灵的钢琴前奏,好像真的有一幅电影画面渐渐铺开在眼前:一位散淡的女子在默默的注视着来往的喧嚣人群。而她的内心应该是随着电影情节而起伏跌宕的,要不然怎么会有伴随着剧终的眼泪呢?无声的晶莹的珍珠般的眼泪在一张寂寞美丽的脸上慢慢流畅着,凄凉绝美。是一个声音触动了心底最隐蔽的哀伤呢?还是为那个伤心的落幕而感怀?大银幕上的爱情对白像风一样在她耳边来去,她就这样看淡了别人的爱情,但有的时候,一个画面也会让她感动。

黑暗中的汗水和欲望。洋人浓烈的香水味道。颓糜的白色长枝花朵。琥珀色的酒精。古怪的镜子里有苍白的容颜。长发的女子,柔软的腰肢。

5、
Tori Amos,在一条男人欲望淤积的街上。她看见欲望像白日的行人一样在这个荒芜的夜晚忽然都涌出来。可是他们并不爱她。是来摧毁她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强调说,我是你的崇拜者,我喜欢你的歌。男人说完向她拥过来。黑色的身体黑色的夜盖上了这个初长成的女孩。84年,Tori Amos在一条黑色大街上被她的乐迷强奸。是一个黑人,他强调说:我喜欢你。

Let 对我述说着一个他喜欢的音乐家的遭遇。Tori Amos 。经历人生最可怕的梦魇,搭便车的她竟遭到乐迷的强暴,事后还遭受死亡威胁。

那一个晚上我活在幻觉里。像是看到了他站在与我一米之远,温柔的看着我。眉,眼,鼻,嘴。都是我熟识的那一张脸。我第一次在程道明以外的人面前哭得不能自己。歇斯底里。

我娶你。我给你一个家。

我仍可以清晰地听到他用好听的声音在我耳朵边轻轻的承诺。